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與防返貧的長效機制研究

發布時間:2021-04-15 作者:張繼平 劉娟萍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是通過高等教育高質量發展、公平發展及高等教育發展成果共享使貧困群體有機會得到他們所要的教育,借以提升貧困地區特別是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人口素質和發展能力,加快當地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并幫助貧困群眾徹底擺脫貧困,以較高質量生存、實現共同富裕的一種扶貧方式。2月25日,習近平同志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宣告,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部分地區脫貧成果尚不穩固,產業基礎還很薄弱,脫貧人口經濟收入仍不穩定,返貧隱患可能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因此,在保證高質量實現脫貧目標的同時,應及時建立完善的防止返貧長效機制。

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是脫貧攻堅的重要推手

高質量高等教育是以個體智力高度發展和能力高度提升為核心、以提高人民群眾滿意度為目標、以促進社會高質量發展為宗旨的教育。這里的“高質量”,是一條高于普通水平的質量標準,大致包含三層含義:一是學術水平高,負責這類高等教育的機構主要是研究型大學和研究教學型大學;二是社會聲望高,提供該類高等教育的機構主要是“雙一流”建設高校;三是就業質量高,承擔此類高等教育的機構包括特色鮮明的行業型、應用型、專業型、區域型高等院校。它們共同筑起高質量高等教育體系的堤壩。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作為扶貧工作的重要一環,承擔著目的與手段的雙重任務,既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徹底穩定脫貧的必然要求,又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有效防止返貧的重要推手。

首先,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是國家拔除貧根的重大戰略,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舉措。習近平同志在談到如何做好教育扶貧工作時指出,“要真正把教育擺在先行官的位置,努力實現教育、科技、經濟相互支持、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將發展教育放在國家富強、民族復興的戰略高度,并強調要按照“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的思路開展教育扶貧工作,實現可持續高質量脫貧。從國家戰略高度出發,積極發展高質量高等教育,讓貧寒子弟特別是連片特困地區的學生接受現代文明教育,不僅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內在要求,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客觀要求。

其次,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是發展貧困地區內生動力、提升貧困群眾造血能力、增強貧困地區發展后勁的重要抓手。高質量高等教育是以培養高素質人才為出發點、以推動文化高水平繁榮為著力點、以促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為落腳點的高等教育。讓貧困地區的孩子接受高質量高等教育,是扶貧開發的重要任務。貧困地區通過集聚一大批掌握現代信息技術、具有致富能力的高素質人才,就能帶領當地鞏固產業基礎,拓寬致富門路,廣開發展渠道,實現地區經濟振興、文化發展和產業興盛,形成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活力。從這個角度講,高質量高等教育機構通過為貧困地區培養基層組織帶頭人、文化產業開路人、脫貧致富領路人,貧困地區振興就有盼頭。

最后,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是幫助貧困家庭走出窘境的有效方法。讓貧困家庭的孩子接受高質量高等教育,是扶貧攻堅的治本之策。貧困家庭只要有一個孩子考上高質量大學,接受高等教育,畢業后就可能找到滿意的工作,或者實現成功創業,獲得穩定的經濟收入,從而帶動一個家庭脫貧。因此,建立更大規模的高質量高等教育體系,充分吸納貧困家庭中的成員進入高質量高等教育機構學習深造,貧困家庭脫貧就有了保障。

返貧致貧: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面臨的新難題

一是扶貧主體責任落實缺位,難以發揮持續脫貧效應。扶貧主體缺乏久久為功的動機與行為,注重短期績效忽視長期扶持,用“數字脫貧”“材料脫貧”掩蓋貧困群體的實際生活狀況,從而使高等教育扶貧成為千篇一律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有的高等教育機構政治責任落實不夠到位,以文件落實文件,高等教育扶貧存在較嚴重的形式主義;有的高等教育機構脫貧攻堅工作不夠精準,在扶貧對象的甄別與幫扶上模糊不清,沒有真正做到“扶真貧、真扶貧”;有的高校搞華而不實的政績工程,填報的材料多,但貧困群體得到的實惠少。扶貧主體的片面認識導致外因不能通過內因起作用,貧困群體難以做到“脫真貧、真脫貧”,高等教育扶貧工作一旦結束,脫貧對象即重返貧困。

二是返貧地區教育發展滯后,難以形成防范風險能力。根據現階段中國農村返貧的分布來看,區域性返貧隱患不可忽視。由于物質資源缺乏、生態環境脆弱、生存條件惡劣、基礎設施落后、教育資源稀缺,高質量高等教育能惠及的地區較為有限,貧困地區難以形成有效抵御各種風險的能力。

三是貧困家庭自我發展不足,難以激發主動脫貧動機。貧困家庭成員學習新知識、掌握新技術、接受新信息的能力較弱,缺乏教育脫貧意識,在生產生活上依賴政府,既沒有脫貧致富的愿望,也沒有主動接受高等教育的動力,不少貧困戶將貧困作為爭取教育救濟的資本,不同程度地存在“等、靠、要”的思想,思想意識貧困尤為嚴重。同時,由于收入來源有限,貧困家庭主要依靠務農、扶貧資金等維持生計,導致他們缺乏為孩子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保障的能力,不少貧困家庭子女往往初中畢業即走上務工、務農的道路,但他們因為缺少應用型知識和專業型技能,很難謀得穩定的職業,很快又成為“貧二代”。

四是教育扶貧制度不夠完善,難以形成和衷共濟合力。高等教育扶貧沒有形成有機持續的制度體系,政府、高校和社會之間缺乏協調運行的合力。

建立高質量高等教育防返貧的長效機制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大背景下,構建高質量的高等教育體系,形成高等教育防返貧的長效機制,是鞏固教育扶貧成果和增強教育扶貧持續性的必然選擇。

建立防止返貧的主體責任機制。防止返貧致貧是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的職責所在,各參與扶貧的組織都是責任主體,必須擔負起防止返貧的主體責任。教育主管部門作為教育扶貧的管理主體,要切實把防止返貧致貧工作扛在肩上、放在心上、抓在手上,夯實脫貧致富之本。參與高校作為教育扶貧的直接主體,要按照分工要求,明確目標,落實任務,持續深入推進防止返貧致貧工作,確保幫扶對象學有所教,通過接受高等教育而增強致富能力,不斷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扶貧管理部門作為教育扶貧的監督主體,要加強督查巡查力度,把防范貧困群眾返貧致貧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堅決杜絕“政績脫貧”“數字脫貧”,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問題進行追責問責,確保高等教育扶貧不走過場、不留虛功。

構筑防止返貧的風險防范機制。國家需要以“雙一流”建設及地方高校轉型發展為紐帶,增加高質量高等教育供給,持續擴大貧困地區人口接受高質量高等教育的比例,筑牢防返貧的“防火墻”。教育管理部門、高等院校要與社會企業相互溝通,創新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機制,為學生提供充足的實習、實訓平臺,增強學生的專業知識、實踐技能和業務水平,使每位大學生在畢業時都能找到可靠的工作,從根本上解決高校畢業生就業難和地方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緊缺的結構性矛盾,筑起脫貧地區返貧的“防護網”。地方政府和高等院校之間建立彼此合作的人才扶貧機制,地方政府通過出臺靈活多樣的人才引進政策,為高校畢業生扎根貧困地區提供平臺;高等院校則通過加強大學生就業創業教育,鼓勵畢業生到貧困地區建功立業,提高貧困地區的整體水平,化解貧困地區發展緩慢的難題,高筑脫貧地區再返貧困的“防護鏈”。

形成防止返貧的內生動力機制。我們要變“輸血”為“造血”,變被動接受救濟為主動尋求發展,高質量脫貧需要提升內生動力。高質量高等教育機構作為教育扶貧的重要組織,要充分發揮思想扶貧的優勢,既幫助貧困家庭解決問題,更堅定貧困家庭脫貧信心,同時采取政策宣傳、教育引導、典型引領相結合的方式,引導貧困家庭樹立自立自強意識,主動融入脫貧攻堅大局;發揮高質量高等教育機構的特色學科、特色專業優勢,以智力扶貧為切入點,在民生改善、信息化建設、教育發展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提高貧困家庭自身的造血機能;為貧困家庭制訂教育發展計劃,改變貧困家庭子女的學習狀況,引導他們接受高等教育,幫助貧困家庭改變命運,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完善防止返貧的政策保障機制。高質量高等教育扶貧要按照“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的要求,繼續對剛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家庭開展幫扶工作,使高等教育扶貧政策在一定時期內保持不變,留出教育扶貧政策改革的“減速帶”,設置貧困群體自我發展的“緩沖區”。繼續實施并完善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東部高校對口支援西部高校工程。繼續辦好內地西藏班、新疆班,擴大民族預科及貧困地區民族專項招生計劃,進一步加強少數民族高層次人才培養。

(作者張繼平、劉娟萍,分別系三峽大學田家炳教育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4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