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未成年人保護法》視域下的“六大保護”

發布時間:2021-06-03 作者:尤偉瓊 李濤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2020年10月17日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簡稱《未成年人保護法》)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未成年人保護法》對接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回應社會廣泛關注的現實問題,確立新時代未成年人保護的基本原則,構建完整的未成年人監護制度,完善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保障措施,健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體系,增強法律的剛性和可操作性,筑牢未成年人保護“防火墻”,初步擔負起中國未成年人保護“小憲法”使命,為新時代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提供堅實法律保障。針對當前未成年人保護存在的薄弱環節和現實問題,《未成年人保護法》構建起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網絡保護、政府保護、司法保護“六位一體”的社會化綜合保護體系和權益保障機制。

《未成年人保護法》實施的重要意義

第一,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貫徹落實黨中央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的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舉措。修訂后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未成年人保護的重要論述,以憲法為依據,堅持從國情實際出發,強化問題導向,著力完善相關制度,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弱有所扶上取得新進展。從黨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的高度,在全社會樹立和形成共同保護未成年人的理念與氛圍。

第二,是拓展未成年人保護體系,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促進未成年人全面發展的現實需要。《未成年人保護法》在原有的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司法保護基礎上,增加了網絡保護、政府保護,將“四大保護”拓展為“六大保護”體系,全方位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進一步規定家庭、學校、社會和國家各方面的職責,為保障未成年人的生存權、發展權、受保護權、參與權等權利的實現提供堅實法律依據。進一步細化和補充憲法和其他法律賦予未成年人的各項權利,建立健全保障權利實現的制度機制,體現了對未成年人利益保護的最大化原則。

第三,是回應人民群眾呼聲、反映人民群眾有關訴求的集中體現。《未成年人保護法》從解決現實存在的突出問題出發,將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保障未成年人的隱私權等部分被實踐證明符合我國國情且行之有效的做法寫入法律;針對農村留守兒童得不到適當照護、缺乏親情關愛的問題,完善了委托照護制度;針對困境兒童生存發展,政府實施分類保障,合理拓寬保障范圍和內容,是不斷提高立法質量和水平的內在要求,切實做到了立法為民、民有所呼、我有所應,為走向更高的法治化水平奠定了堅實的良法基礎。

構建未成年人保護“六位一體”社會化綜合保護體系

加強家庭保護,細化監護職責,突出家庭教育。

《未成年人保護法》的全面實施,將進一步落實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在現實生活中具體監護職責,加強家庭教育的價值引領和教育功能。

第一,家庭要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營造溫暖健康舒適的成長環境和氣氛,選擇適合未成年人生活和成長的人居環境。第二,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加強家庭教育知識學習,接受家庭教育指導,規范家庭教育行為,樹立良好的家規家風,建立和睦的家庭關系和有序的生活秩序。第三,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積極履行家庭監護的應為職責,嚴格防止侵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財產權益的行為。關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狀況和情感需求等,以健康的思想、文明的言行和正確的方法教育,影響和管束未成年人或被監護人,為未成年人提供生活、健康、安全等方面的保障。第四,委托照護制度的完善,將有力解決農村留守兒童得不到適當照護、缺乏親情關愛的問題。第五,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發現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受到侵害、疑似受到侵害或者其他合法權益受到侵犯,應及時了解情況并采取保護措施,情況嚴重的應當立即向公安、民政、教育等部門報告,積極履行監護人報告義務。

完善學校保護,細化教育管理,發揮主陣地作用。

《未成年人保護法》的全面實施,需要學校、幼兒園從教書育人和安全保障兩個角度擔負起保護義務,增強主體責任意識。

第一,學校應當全面貫徹國家教育方針,堅持立德樹人,實施素質教育,提高教育質量,注重培養未成年學生認知能力、合作能力、創新能力和實踐能力,促進未成年學生全面發展。幼兒園應當遵循幼兒身心發展規律,實施啟蒙教育,促進幼兒在體質、智力、品德等方面和諧發展。第二,學校應加強對學生的安全意識和法治意識教育,按照校園安全管理制度及突發事件預案機制做好安全保障工作,建立和完善校園安全措施。第三,依法保障未成年人休息、娛樂和體育鍛煉的時間,“學校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義務教育階段的未成年學生集體補課,加重其學習負擔”“幼兒園、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齡前未成年人進行小學課程教育”,充分體現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精神內涵。第四,學校保障未成年人享有安全健康的學習環境,全面處理和預防對未成年人的欺凌事件的發生,建立預防性侵害、性騷擾未成年人工作制度,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對相關違法犯罪行為,學校、幼兒園應根據強制報告制度的規定及時向公安機關、教育行政部門報告,配合依法處理。

充實社會保護,細化責任義務,突出合力作用。

社會環境作為未成年人成長的大背景,影響著其健康成長和未來發展,《未成年人保護法》對各社會主體應盡的職責進行了明晰劃分,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創造有利的社會環境。

第一,國家鼓勵、支持和引導人民團體、企業事業單位、社會組織以及其他組織和個人,開展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社會活動和服務。基層組織設置專人專崗,從未成年人享受照顧或者優惠、提供針對性服務、設置便利性設施等多方面,拓展未成年人的福利范圍。第二,嚴格規范招用未成年人以及未成年人參與演出等活動,規范執行新聞媒體報道采訪的限制性規定,凈化未成年人成長的社會環境。第三,公共場所的運營單位應履行未成年人集中活動公共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設置搜尋走失未成年人的安全警報系統,嚴格限制煙、酒、彩票銷售網點的設置與銷售行為,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銷售危險器具等。第四,禁止脅迫、引誘、教唆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或者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第五,創設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的從業查詢及禁止制度,將學校、幼兒園、校外培訓機構、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等作為義務主體,筑牢未成年人保護“防火墻”。

新增網絡保護,細化防治規范,維護網絡權益。

網絡保護包含“疏”“堵”兩方面,實現對未成年人線上線下全方位保護,推動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進入有法可依的法治軌道。

第一,國家、社會、學校和家庭共同肩負培養、提高未成年人網絡素養的責任。加強宣傳教育,增強未成年人科學、文明、安全、合理使用網絡的意識和能力,保障未成年人在網絡空間的合法權益。第二,全面保護未成年人隱私和個人信息。第三,加大網絡沉迷防控力度。建立共管機制,禁止任何機構向未成年人提供誘導其沉迷的產品和服務;針對未成年人網上學習與學校課堂教育深度融合的特點,以未成年人為服務對象的在線教育網絡產品和服務不得插入網絡游戲鏈接,不得推送廣告等與教學無關的信息;國家建立統一的未成年人網絡游戲電子身份認證系統等。第四,規范管理網絡直播亂象,不得為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提供網絡直播發布者賬號注冊服務;為年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提供網絡直播發布者賬號注冊服務時,應進行身份認證并征得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同意。第五,禁止網絡欺凌,為未成年人保護提供一方凈土。

強化政府保護,細化職責分工,突出國家監護。

第一,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履行在未成年人保護中在教育、安全保障、衛生保健、社會救助等方面的職責和義務,各司其職,各負其責。第二,各級人民政府保障未成年人的受教育權利,發展托育、學前教育、職業教育,采取措施保障留守未成年人、困境未成年人、殘疾未成年人接受學前教育、義務教育和職業教育。第三,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和公安機關保障校園安全、維護校園周邊的治安和交通秩序。公共場所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突發事件時優先救護未成年人,為處理未成年人在公共場所受到傷害的各類案件提供法律依據。第四,明確國家保護未成年人的兜底責任,在未成年人的監護人不能履行監護職責時,民政部門承擔臨時監護或者長期監護職責,有效避免了現實中部分未成年人由于監護人缺失而陷入無人照料的困境。第五,國家構建以熱線為主的全媒體未成年人保護服務建設,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開通全國統一的未成年人保護熱線;建立性侵害、虐待、拐賣、暴力傷害等違法犯罪人員信息查詢系統,向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提供免費查詢服務。

完善司法保護,細化工作機制,突出依法履職。

未成年人司法在司法理念、內在規律、職責任務、訴訟程序、評價標準等方面都與成年人司法有著顯著區別,為實現對未成年人的特殊、優先保護,司法機關建立專門機構或者指定專門人員負責辦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具備心理學、教育學、社會學等專業背景知識等人員組成專業化隊伍,依法履行職責,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第一,司法機關應充分考慮未成年人的身心特點和健康成長的需要,明確專門機構或者指定專門人員負責辦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實行專門培訓、專門評價,深化“捕、訴、監、防、教”一體化工作機制;加強對未成年人的特殊保護,依法為未成年人提供法律援助或司法救助。第二,人民檢察院對涉及未成年人的訴訟活動等依法監督,涉及公共利益的,有權提起公益訴訟。人民法院審理繼承、離婚等涉未成年人案件,應尊重未成年人的真實意愿,保護未成年人的繼承權、受遺贈權等合法權益。第三,加強對未成年被害人和證人的保護,對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或者暴力傷害的案件,要求采取一些保護措施,避免“二次傷害”;司法機關與其他有關政府部門、人民團體、社會組織對遭受性侵害或者暴力傷害的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保護工作相互配合,實施必要的心理干預、經濟救助、法律援助、轉學安置等保護措施。第四,司法機關強化在法治宣傳教育和監督等方面職能,實施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努力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為未成年人營造出一個茁壯成長、健康成長、安全成長的環境。(作者尤偉瓊系云南師范大學法學與社會學學院院長、教授,作者李濤系副院長、副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