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呼喚與回應 派出與使命?——新中國成立初期留學事業主旋律

發布時間:2021-07-12 作者:周棉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摘要]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內外形勢嚴峻,中國共產黨肩負民族復興的重任,作出了正確的戰略決策。除熱情呼喚海外游子回國參加建設,同時積極派出青年學生留學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新老留學人員先后回到祖國懷抱,他們嘔心瀝血,頑強拼搏,推動了國防建設和科技文化教育事業的發展,特別是取得了研制“兩彈一星”等重大成就,是民族和國家的功勛與干城。新中國成立初期留學生的豐功偉績,不僅是對近代以來中國留學生愛國報國思想傳統的繼承和發揚,也為改革開放以來的廣大留學人員作出了榜樣。

新中國.jpg

[關鍵詞]新中國成立初期;留學生;回國;派出;使命;貢獻

留學生是鴉片戰爭以后出現的一個新型的知識分子群體,為“索我理想之中華”,他們在近代以來中國反帝反封建、推進中國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產生了深遠影響。愛國主義,乃是其最本質的特征。

他們大多數帶著強烈的使命感出國,有較自覺的為國爭光、振興中華的意識,出國后如饑似渴地學習,掌握了世界先進的科學文化知識,且在學成后紛紛回國服務,顯示和增強了中華民族幾千年所形成的強大凝聚力。特別是在新中國成立后,他們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從世界的四面八方,特別是從科學技術發達、物質水平較高的西方國家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為新中國的建設與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

這一時期,祖國的呼喚與派出,游子的回應與使命,成為新中國留學工作的主旋律。

呼喚與回應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標志著整個中國和中華民族都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剛剛成為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面對長期戰爭后滿目瘡痍、百廢待興的大地,正在描繪振興中華民族、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宏偉藍圖。為此,積極爭取海外學子回國建設,大力派遣青年學生出國學習,成為當時擺在黨和國家面前刻不容緩的重要工作。

然而,現實并不樂觀。在民國時期大批出國留學的莘莘學子,有著各種各樣的思想狀態,是盡快回到祖國大陸參加建設,還是奔走臺灣依附國民黨政權,抑或暫時滯留海外繼續學習,等等,這個巨大的難題在檢驗每一個身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而且,國民黨政權也在千方百計地做海外留學生的工作,試圖把他們引向臺灣。此外,一些西方國家則以種種理由阻撓中國留學生回國。如著名科學家錢學森1950年7月被美國軍方吊銷研究機密的證書,并限制離境多年。著名加速器專家謝家麟因回國前購買了一些重要的微波器材,在回國的輪船上遭到美國移民局和聯邦調查局特工的搜查,行李被帶走,最終被迫重返美國。

為了國家的建設,新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通過多種方式,傳達祖國希望海外學子回國的信息。1949年12月,周恩來總理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熱情地向海外知識分子發出“祖國需要你們”的號召,表達了對海外人才的渴望和尊重,并代表新中國政府邀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海外知識分子回國參加建設。為此,國家設立部門,專門負責聯系和接待回歸的海外學子。此時,一些留學美國的青年學生和科技工作者成立的進步科技團體——留美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簡稱“留美科協”)等留學生組織,也為動員留學生回國而積極行動起來。

針對一些西方國家截留中國留學生的行為,黨和國家還通過外交途徑,克服難以想象的困難,為一大批著名科學家成功歸國做了許多艱難而有效的工作。

正是在此背景下,上世紀50年代,大批留學生沖破重重阻力,放棄國外優渥的生活條件以及唾手可得的博士學位,回到祖國大陸。

最先回到祖國的是留學美國的著名火箭系統控制專家、梁啟超之子梁思禮。1943年赴美國辛辛那提大學留學的梁思禮,在得知新中國即將成立的消息后,歸心似箭,迫不及待地要回到日思夜想的故土。1949年9月,他登上了“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9月30日,當郵輪航行在接近亞洲的太平洋海域時,他從收音機里再次聽到了新中國即將成立的消息和介紹國旗的內容,非常興奮,與其他留學生一起在船上舉行了一個慶祝會,并動手做了一面五星紅旗。回國后不久,他就開始了作為火箭系統控制專家、中國導彈控制系統研制創始人的生涯。1956年調入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任導彈系統研究室副主任。從上世紀50年代末起,主持參與了我國近程、中近程和遠程戰略導彈及運載火箭的研制試驗工作,為我國戰略導彈和運載火箭技術作出了重要貢獻。

5個月后的1950年3月,著名數學家華羅庚也乘坐“克利夫蘭總統號”回國。在香港逗留期間,他發表了一封著名的《告留美人員的公開信》,并很快通過新華社向全世界播發。他在信中寫道:“梁園雖好,非久居之地,歸去來兮!……為了抉擇真理,我們應當回去;為了國家民族,我們應當回去;為了為人民服務,我們應當回去;就是為了個人出路,也應當早日回去,建立我們工作的基礎,為了我們偉大的祖國的建設和發展而奮斗!”

在歐洲的留學生也紛紛回國。1949年,程開甲獲得愛丁堡大學博士學位,成為英國皇家化學研究所研究員。導師對他極為欣賞,屢次想要挽留他,但他還是決意回國。一天晚飯時,幾個英國學生善意勸他留下,還歷數中國的種種落后與貧窮,以此勸導他,程開甲聽得很不舒服,最后竟拍著桌子對他們大聲咆哮:“中國窮,中國落后,中國沒飯吃,比不上英國,但你們要知道這是今天,要看就看今后。”于是,在1950年的盛夏,他離開了求學4年的英倫三島,回到祖國。

自1949年9月至1950年年底,還有傅鷹、葛庭燧、陸星垣、朱光亞、王希季、羅沛霖、鄧稼先、涂光熾、余國琮、莊逢甘、趙忠堯等科學家回國。

此后,在世界各地的留學生陸續回國,錢學森、黃昆、師昌緒、郭永懷、李四光、葉篤正、閔恩澤、徐光憲、吳良鏞、謝家麟、鄭哲敏、唐明照、畢季龍……從而形成了上世紀50年代初中國留學生的第一個歸國高潮。

派出與使命

與此同時,為了盡快恢復國民經濟,加快社會主義建設步伐,追趕世界的先進科學技術,黨和國家作出向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派出留學生的戰略決策。 

新中國成立伊始,國內外形勢非常嚴峻。國外,國際冷戰局面開始形成,東西方兩大陣營尖銳對立,特別是西方一些資本主義國家對中國進行封鎖禁運,使新生的共和國的發展面臨巨大困難;國內,經濟、科學等本就非常落后,且由于長期戰爭的破壞,造成百業蕭條、城垣毀壞、商品緊缺等嚴重局面。因此,全面恢復生產、發展經濟、加快建設迫在眉睫,需要幾萬、幾十萬各行各業的人才。然而現實是,當時國家建設所需人才極度匱乏,中國教育仍處于非常落后的水平,學校所能培養的人才遠遠不夠,因此,派遣留學生到國外學習是必然選擇。

1950年12月,新中國向東歐國家派出第一批35名留學生,開辟了新中國派遣留學生的先河。隨后,又陸續向蘇聯等國派出大批留學生,如王永志、孫家棟、宋健、周光召、江澤民、李鵬、李嵐清、劉華清、錢其琛……為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培養了一大批人才,遍布新中國的各個領域、各個地區。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到1965年,在冷戰的國際環境下,中國主要派出留學生的目的國是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同時也向英國等資本主義國家派遣了少量留學生。這些留學生專業以工科為主,所學涉及航空、地質、化工、石油、鋼鐵、 軍事、醫藥、機械、天文、水文、氣象、造船、交通運輸等40多個國內亟需人才的專業,學成后全部回國,在新中國的建設中發揮了骨干作用。

之后,“文革”對留學事業產生了嚴重沖擊,1966年-1971年間公派留學完全中斷,1972年開始恢復外派留學生,但數量極少。

貢獻與意義

新中國成立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留學生們以實際行動,譜寫了一曲曲愛國報國的贊歌。他們忘我地投身祖國建設,為新中國各項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特別是為新中國的國防建設和科技文化教育的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是民族和國家的功勛和干城。“索我理想之中華”的精神,在他們身上得到了發揚光大,贏得了全國人民的高度贊揚。

還須指出的是,在抗美援朝期間,還有一些留學生投入保家衛國的戰爭,如曾任聯合國副秘書長的冀朝鑄,就中斷了當時在哈佛大學的學業,回國擔任了志愿軍總部的翻譯;德國萊比錫大學哲學博士喬冠華則是中國方面參加板門店朝鮮停戰談判的代表;留學蘇聯的毛岸英則成為第一批抗美援朝烈士。

2013年10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歷史不會忘記,面對新中國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的困難局面,一大批留學人員毅然決然回到祖國懷抱,在極其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嘔心瀝血、頑強拼搏,為新中國各項事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取得了“兩彈一星”等舉世矚目的重大成就,李四光、嚴濟慈、華羅庚、周培源、錢三強、錢學森、鄧稼先同志等就是他們中的杰出代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一大批留學人員遠赴蘇聯、東歐學習,成為我國建設和改革事業的重要力量。[1]這是中國共產黨對20世紀五六十年代留學生們愛國報國精神和創建的豐功偉績的高度肯定。

綜上所述,新中國成立初期留學生的豐功偉績,使他們成為中國現代留學史上耀眼的群體,不僅是對近代以來中國留學生愛國報國思想傳統的繼承和發揚,也為改革開放以來的廣大留學人員作出了榜樣。(神州學人 2021年第6-7期 文|周棉 西安思源學院留學生與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江蘇師范大學留學生與近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參考文獻: 

[1]習近平. 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N]. 人民日報 , 2013-10-22(02).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