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家園社區育兒 如何擰成“一股繩”

發布時間:2021-06-06 作者:張澤東 陳思懿 來源:中國教育報

改革開放至今,我國學前教育政策對幼兒園、家庭、社區三者教育角色的表述,經歷了從“幼兒園為減輕家長負擔提供服務”到強調“家長在幼兒教育中的作用”和“幼兒園對家庭教育的指導”,再到近年來不斷強調和細化的“幼兒園、家庭、社區三結合”的演變。幼兒園、家庭、社區協同共育,已成為學前教育發展的重要趨勢,它指的是在一定社會背景下,由幼兒園、家庭及社區在幼兒成長過程中,各盡其責,各盡所能,形成教育合力,共同促進幼兒身心健康發展的過程。

協同共育是為了促進幼兒身心健康發展

為什么要實現幼兒園、家庭、社區協同共育?

一是通過幼兒園、家庭和社區的功能互補和強化,實現教育效果最大化。協同共育的理想模式中,幼兒園、家庭和社區指向共同的中心——幼兒,為共同的教育目標——幼兒健康成長努力。協同共育在促進幼兒健康成長的同時,提高家長育兒水平,增強社區服務能力,提高幼兒園辦園質量。

家長、社區和幼兒的互動若是與幼兒園教育匹配和呼應,就能實現幼兒原有基礎上的認知深化和拓展,進而實現教育目標的一致性和教育效果的最大化。

二是尊重幼兒的個體差異,推動幼兒教育生活化。幼兒園教育活動的素材和場景取之于生活,家庭和社區則天然包含豐富的教育情境和教育契機,深入挖掘和整合能擴展幼兒學習空間,豐富幼兒生活經驗。

三是實現教育資源共享,彌補幼兒園教育資源不足。社區的圖書館、博物館、植物園等文化場所是幼兒學習的資源庫,不同社會職業和文化背景的家長為幼兒提供了與多種職業交流的機會。同時,他們也是幼兒園活動設計的建議提供者和資源支持者。

家、園、社區協同共育水平相對較低

在相關教育政策的引領和示范性教育實踐推動下,幼兒園、家庭、社區協同共育工作越來越受重視,然而在實踐運作中效果并不理想。

首先,協同意愿不高。一些幼兒園園長、教師擔心協同會影響幼兒園正常的保教工作。即使認識到協同共育的價值,仍很少有幼兒園教師會主動深入開展共育工作。社區人員則因為怕麻煩不愿與幼兒園合作。一些家長在家園合作中采取退縮和回避態度,只是被動接受教師教導。

其次,協同地位不平等。幼兒園與社區合作的不平等,主要是幼兒園對社區資源開放和回饋較少,社區向幼兒園單向輸出和開放,常作為幼兒園重要教育活動宣傳陣地。家園合作中的不平等傾向有兩種情況,一種表現為,以幼兒園信息輸出為主導,家長處于邊緣地位。當面交流、家園聯系簿、家長會、家長委員會、幼兒園班級群等是家園聯系的主要方式。但在實施過程中多為幼兒園向家長單向輸出教育信息。另一種是家長處于較高地位,教師擔心家長“找麻煩”,家園合作變成了向家長匯報工作。

再其次,協同缺乏系統性。當前幼兒園與家庭、社區的協同存在極大的隨意性,多數時候是個人化的行為,教育教學過程中只有必要的時候才會和社區聯系,協同尚未形成常態,處于無監管境地。盡管《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幼兒園工作規程》等政策文件中對幼兒園與家庭、社區的合作內容與方式作出了相應規定,如“幼兒園應當成立家長委員會”“幼兒園應當加強與社區的聯系與合作”,這為幼兒園、家庭和社區的合作提供了政策依據。

然而,這些規定仍具有模糊性,幼兒園與家庭、社區具體在哪些方面協同、以何種形式協同、有何種指標參照和實踐參照等并未作出具體規定。

    實現三方力量的功能互補和強化

幼兒園、家庭、社區協同共育的成功實施離不開幼兒園的主導和引領、三方主體的積極互動以及政府力量的推動。要讓三方力量實現功能強化和互補而非簡單疊加,就需要充分的合作互動。

第一,積極溝通,形成協同共同體。主要包括與家長的線上和線下溝通,與社區的信息共建共享。幼兒園通過與家長溝通,促進家長對幼兒園保教活動的了解和理解,增進家庭與幼兒園教育的一致性。通過與社區溝通,增進與社區的互信協作,及時了解社區活動動向,把握教育契機,比如大型建筑的拆建、公園草木的修整、特色文娛活動的開展等。如天津和平區教育局在對孩子社會實踐的時間、內容和考核辦法做出具體要求的基礎上,學校實行開放辦學,逐步形成了學校、家庭、社會“三位一體”的運行機制。

第二,開放辦園,提高家長參與度。健全家長委員會工作制度,邀請家長參與幼兒園班級建設決策;定期舉行家長開放日,使家長了解幼兒園教育內容和方法,并為幼兒園保教活動提供建議;建立家長資源庫,鼓勵家長作為助教,親身參與幼兒園教育活動。此外,家長志愿者、親子活動等也是重要的開放形式。

第三,整合資源,形成幼兒園課程。挖掘和整合所在社區的教育資源,并結合幼兒認知特點和幼兒園實際形成主題課程。社區就可以變成幼兒園主題課程實施的“活課堂”,擁有不同職業的社區人都能成為“活課堂”的參與者。如華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在政府牽頭下,構建社區教育實踐基地,將社區資源有效結合幼兒園課程,形成了與周邊大學資源的深入互動。

第四,提高質量,提升教師專業能力和家長育兒素養。幼兒教師是協同共育的實施主體,其專業能力關系協同共育工作實施效果。幼兒園應將提升幼兒教師專業能力作為重要內容,提高幼兒教師和家長溝通合作的能力,以及利用社區資源并將社區文化引入幼兒園的能力。幼兒園可利用多種渠道和方式開展家長科學育兒的理論和實踐活動,以提升家長育兒素養。

第五,政策保障,推進協同共育管理和實施的規范化、制度化。應盡快出臺針對幼兒園、家庭和社區合作的專門性指導文件,對幼兒園、家庭和社區協同的性質、角色、地位、責任以及協同目標和指標等進行明確規定,從政策層面為協同共育提供支持。

(作者單位分別系東北師范大學教育學部、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基金項目階段性成果[項目編號:18YJA880115])

《中國教育報》2021年06月06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5d5d4974db1fbc007316e6a7e8576bf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