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厘得清才能教得明

——3—6歲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的探索

發布時間:2021-06-06 作者:王翠霞 來源:中國教育報

  語言是人類交流和思維的工具,口語是口頭交際使用的語言,是幼兒最早發展的基本能力之一。長期以來,由于教師對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目標的內涵把握模糊不清,由此產生的低效教學時有發生。學前周刊今起推出幼兒園實踐者對3—6歲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的探索,以期幫助教師把握幼兒口語表達質量的內涵,并通過實施有針對性的教學策略,提升幼兒口語表達質量。——編者

   《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以下簡稱《指南》)指出,幼兒期是語言發展,特別是口語發展的重要時期。發展幼兒的口語交流能力是幼兒園語言教育的重中之重,同時也是幫助幼兒發展人際交往能力,獲得理解他人、組織自己思想等能力的重要前提。

對于3—6歲幼兒來說,良好的口語表達是進行口語交流的關鍵。然而,仔細觀察幼兒口語表達的發展現狀,就會發現諸多問題長期以來還沒有得到有效解決。比如:部分幼兒有意、專注傾聽的習慣難以養成;詞匯貧乏、語序顛倒、搭配不當、表意不清、語句不完整等語用問題時有發生;搶話、插話,不能正確使用禮貌用語等不良言語習慣普遍存在等。

    這些長期存在的問題,使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發展經常陷入低水平重復或自然發展的不良狀態之中。究其原因,教師對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解析不準確、不系統,對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不清晰、不明確是根本問題。因此,如何形成一套內涵清晰、可操作、系統化的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以利于教師真正明晰目標抓住要點付諸實踐,實現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實質性發展,成為提高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首要起點。

    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構成是什么

根據我國著名幼兒語言教育專家周兢教授的界定,兒童早期口語交流能力包括談話能力、辯論能力、敘事性講述能力、說明性講述能力四種不同類型。

其中,談話能力的核心經驗包括“良好的傾聽、運用初步談話策略、運用交流和表達規則”三個方面;辯論能力的核心經驗包括“解釋、維護并完善自己的觀點,運用辯論方法,尊重甚至悅納他人的觀點”三個方面;敘事性講述能力的核心經驗包括“使用豐富多樣的詞句講述,有條理地組織講述的內容,以獨白語言的形式進行講述”三個方面;說明性講述能力的核心經驗包括“正確使用規范準確、簡潔明了的說明性詞句,理解說明性講述的內容組織方式,以獨白語言的形式進行講述”三個方面。

如前所述,有效的口語交流必須以良好的口語表達為前提。兒童早期口語交流能力所需要的這些核心經驗,恰恰也是作為交流的雙方進行個體表達的關鍵構成。因此,幼兒的口語表達能力就是指幼兒運用口語進行談話、辯論、敘事性講述、說明性講述的能力,其內涵構成也以兒童早期口語交流能力的核心經驗為藍本而形成框架體系。(見圖1)

長期以來,由于缺少深入分析和科學界定,造成了對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目標的定位籠統空泛、操作性不強、邏輯不清等問題,從而直接導致了教師對發展目標的內涵把握模糊不清。這一問題雖然在不斷的研究探討中不斷得到解決,但在目前的教學實踐中仍不乏存在,由此產生的低效教學仍時有發生。

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構成主要涉及傾聽、詞句質量及表達體態三個方面。那么,每一項內涵構成對口語表達能力究竟發揮著怎樣的作用?其中又包含了哪些具體的、可操作的要素?應該按照怎樣的順序將這些要素加以排列,才能更好地順應幼兒學習與發展的節奏?澄清這些問題,對于避免幼兒口語發展目標在設置上重蹈籠統、空泛的覆轍,從而建立科學系統的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意義重大。

細化內涵,建立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

著名的教學系統設計專家瑞奇魯斯提出的教學細化理論認為:教學內容的宏觀組織問題,可以通過“概要”設計和細化等級設計兩個設計過程,按照認知學習理論實現最合理而有效的組織。這一理論為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的系統組織提供了可靠的理論依據。

我們將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構成作為一級概要,比如,把辯論能力的內涵構成“解釋、維護并完善自己的觀點,運用辯論方法,尊重甚至悅納他人的觀點”作為辯論能力的三個一級概要;然后按照“由一般到特殊”的原則,對每一個一級概要中的內涵成分進行相同等級上的語義細化分解,使之變得更加充實和具體。比如:將一級概要“解釋、維護并完善自己的觀點”中的內涵成分“解釋”的語義細化為“清楚地解釋”,將“維護并完善”的語義細化為“從不同角度維護并完善”和“針對不同觀點進行反駁”,使一級概要的內涵成分得到擴充。

細化語義的過程中,要根據《指南》對幼兒口語發展的目標要求及幼兒最近發展區需要,選擇和確定相應的語義成分,作為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標準和質量標準,從而形成相同等級上一定數量的二級概要。如上述一級概要“解釋、維護并完善自己的觀點”,經過細化分解后便形成了“清楚地解釋自己的觀點”“從不同角度維護并完善自己的觀點”和“針對不同觀點進行反駁”三個相同等級上的二級概要。對所形成的這些二級概要,要按照“由易到難、由簡到繁”的原則進行先后順序的排列。

一級概要的細化分解完成后,繼續按照同樣的方法對二級概要的內涵成分進行語義細化分解,形成相同等級上的三級概要。如將二級概要“清楚地解釋自己的觀點”中的內涵成分“清楚”的語義細化為“口齒清楚、發音準確”和“語義完整、準確”兩個方面的解釋,便形成了“能口齒清楚、發音準確地解釋自己的觀點”和“能語義完整、準確地解釋自己的觀點”兩個三級概要。

按照同樣的方法,繼續對三級概要逐一進行細化分解,如將三級概要“能語義完整、準確地解釋自己的觀點”中的內涵成分“語義完整、準確”的語義細化為“能正確使用常用的名詞、動詞、形容詞、連詞、副詞、量詞等詞匯”“能正確使用常用的簡單句和復雜句”“學習使用并列、因果、假設、轉折、遞進等常用復句”三個方面的解釋,從而形成了三個四級概要。

細化分解至此不難發現,一級概要內涵成分的語義分解越來越具體,越來越深入和細致,已經達到了作為活動目標需要的可操作程度。由此,一個經過逐級細化的、具有系統內涵聯系的3—6歲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體系(以下簡稱“指標體系”)便形成了,其中包括:3—6歲幼兒談話能力發展指標體系、3—6歲幼兒辯論能力發展指標體系、3—6歲幼兒敘事性講述能力發展指標體系、3—6歲幼兒說明性講述能力發展指標體系。

明晰目標,保障幼兒口語表達能力高質量發展

“指標體系”的建立,讓我們既可以橫向清晰地看到幼兒在談話、辯論、敘事性講述、說明性講述四種不同語境下口語表達能力發展指標的系統構成情況,又可從縱向對某一指標內涵的細化等級分解達到深入了解。這種設計上的一致性和系統性,為教師清晰、準確地把握不同類型口語表達能力的內涵,進而有效組織、實施教學活動提供了可靠的基礎,使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實質性進步和提升成為可能。

心理學研究認為,對學習材料所做的精制越充分,越能導致良好的記憶。因為精制能給日后提取信息提供多種可選擇的通路,對回憶的重新構想能提供額外的信息。口語表達必須以內部言語信息的存儲為基礎,內部言語信息的存儲越豐富、內容越精致,越能支持表達的準確、連貫、生動及有序。“指標體系”的建立,不僅有效解決了教師對幼兒口語發展目標模糊不清的瓶頸問題,更為幼兒內部言語信息的存儲提供了豐富和精致的資源。比如:常用的時間副詞、方位詞的學習運用,可以顯著提高幼兒在敘事和進行說明性表達時言語的條理性和準確性;對因果、假設、遞進等簡單復句的學習運用,對于增進幼兒言語及思維的邏輯性則大有脾益。

“指標體系”涵蓋了從口齒清楚、良好傾聽、詞句運用到思維發展及適宜體態等口語表達的全面質量標準,對于改變一線教師對幼兒口語表達質量、發展水平多以感性評價、模糊評價為主的傳統評價觀念,樹立以質量內涵為中心的科學、系統的評價理念,無疑提供了系統可靠的標準依據。

(作者系山東省淄博市實驗幼兒園教學園長。本文系山東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立項課題“提高3—6歲幼兒口語表達能力的有效策略研究”階段性研究成果)

《中國教育報》2021年06月06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