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育人共同體不該成為“焦慮共同體”

發布時間:2021-06-13 作者:錢潔 來源:中國教育報

為了不讓學習共同體、實踐共同體、知識共同體、育人共同體被“報班共同體”“刷分共同體”“焦慮共同體”侵蝕,學校、家庭、社會應圍繞立德樹人根本教育任務,基于共同理解、共同愿景和共同價值,形成伙伴關系,建立一個“相親相愛的教育命運共同體”,在其中彼此信任、互相依賴。

    家庭中含有育人共同體的根基——共同理解

家庭是所有共同體的原型,孩子與生俱來就確信會得到父母的愛與幫助,家庭中蘊含著一種相互的、聯結在一起的情感,共同理解在家庭中是可能的。

我曾與11個家庭討論“教育觀念和而不同”的主題。有個媽媽希望孩子快樂學習,有放空的時間,而爸爸認為各個輔導班之間孩子就可以休息,觀念沖突較為明顯。經過反復學習、討論,爸爸開始轉變觀念,用心閱讀家庭教育書籍,尋找家庭平衡。爸爸的改變得到了孩子的認可,夫妻之間從分歧慢慢達成相互理解。

父母之間的共同理解是形成育人共同體的根基,分歧、沖突并不可怕,父母可以通過對話、溝通、協商達成共識,然后基于教育孩子這一共同義務,加之對孩子的愛與責任,共識也將慢慢成為共同理解。

    學校中包含育人共同體的要素——共同愿景

日本學者佐藤學認為,“學習共同體”的建立是21世紀學校發展藍圖,它不僅可以成為孩子學習和成長的天地,也是教師作為教育專家共同學習成長的地方,還可以作為家長和市民支持與參加學校改革,共同學習成長的重要場所。

學校要承載育人共同體的目標,首先要形成共同體意識。共同體意識是一種歸屬感,對歸屬的需求是人類的基本動機,對人的成長和發展有重要意義。從父母的角度來理解共同體意識,就是當遇到家庭教育問題時能想到學校、老師,愿意主動地、有意識地一起積極應對。

這一體會來自我的經歷。孩子最近因為害怕在學校讀口算而選擇“投機取巧”的應對方式,我除了教育孩子之外,還主動地與班主任老師溝通,因為我認為學校和老師是可信任的、開放的、民主的。老師的一句“我今天來問問她,和她聊聊”,讓我感受到的是一種力量和信心。

其次是以孩子為重要他者,這是建立育人共同體的價值導向。育人共同體的建立不是以任務為導向,而是以孩子為重要他者進行高質量的溝通和互動。當孩子感受到來自家庭、學校、社會的共同支持時,他們將更加理解自身的角色和教育目標,也更愿意激發自我潛能,以積極的態度和行為反作用于育人共同體,賦予其發展動力。

我曾欣喜地看到一個微信群里,父母和老師在自由平等的環境下,共同探討孩子的成長問題,各自貢獻智慧。當一位媽媽因為孩子成績幾乎墊底而焦慮的時候,老師建議她把自己的困惑發到群里,隨即得到了其他父母的回應——“遇到這類事情我首先做的是剖析自己,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再去解決孩子的問題。”“每一次問題矛盾都是成長的機會,也是家庭關系更深入更和諧的機會。”“做家長不能因為社會大環境的教育焦慮給孩子施加壓力。”“大環境對孩子不友好是事實,作為父母我們要的不是選拔,而是成全孩子,在成全他們的同時,幫助他們找到與社會能夠很好相處的方式。”“最難能可貴的是老師愿意跟我們一起討論具體的問題,愿意耐心傾聽與指點迷津。”……這個群里雖然沒有孩子,但老師、父母的話語中滿是對孩子的關愛、理解和支持。

再其次是建立協同育人的長效機制,這是育人共同體有效運轉的關鍵。簡單地說,要處理好“疊”與“離”的關系,平衡好家庭、學校、社會三者的關系,厘清責任邊界,“不越界”“不空界”,循著各自的教育節奏和教育功能“守好各方土”。同時,要改變協同育人中的淺層次、松散性、應急式困境,在現有組織架構中融入共同愿景,明確協同育人的目標、內容、資源、方法,逐步形成長效機制。

    社會中蘊含育人共同體的本質——共同價值

立德樹人是我們共同的價值追求,它超越個人和家庭的利益,追求兒童、父母、家庭、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我曾經持續兩年參與觀察一個以育人為導向、致力家庭系統發展的社會組織,看到一群即使焦慮也選擇尊重孩子的父母,如何成為一個支持孩子成長的合作團隊,形成一種基于共同價值的社會集體努力。

在這個育人共同體中,沒有教師來告知父母正確的知識,父母認識問題時產生的誤解、解決問題時選擇的不合理方式不再被認為是錯誤的、必須糾正的,可以分享和討論;在這個育人共同體中,每個人都是觀點的貢獻者,不僅需要提出自己的觀點、改進自己的觀點,還要與其他成員磋商,處理觀點間可能出現的沖突、建立觀點之間的聯系、持續發展各自的觀點。

由于每個人、每個家庭都有不可替代的個性內容,因此育人共同體“并不是要在這些不同的獨立人格中硬輸入某種共同的模式”,而是在真切的自我反省中,從不同路徑去探索,“使人們自覺地形成符合各自個性的理解問題、思考問題的內在方法”,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基于共同價值的自由選擇。

不可否認的是,育人共同體目前還遠非英國社會學家齊格蒙特·鮑曼所說的“我們熱切希望棲息、希望重新擁有的‘精神家園’”。對這一精神家園的追尋中,需要有效破除現行教育過程中的功利色彩、焦慮氣氛,不讓育人共同體成為“焦慮共同體”。

(作者單位系南京曉莊學院教師教育學院、南京師范大學家庭教育研究院)

《中國教育報》2021年06月13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5d5d4974db1fbc007316e6a7e8576bf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