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体育

首頁>檢索頁>當前

日本舉全區域之力托管暑期小學生

發布時間:2021-07-22 作者:李冬梅 來源:中國教育報

長期以來,課后“三點半”現象和暑期“看護難”問題困擾廣大家長。日前,教育部召開新聞通氣會,深入推進課后服務,支持有條件的地方探索暑期托管。事實上,課后服務與暑期托管非我國教育特有之課題。面對這一世界性難題,不少國家制定出臺相關政策,在實踐層面積累了較為成熟的經驗,可為我們提供一定借鑒。——編者

暑期已至,一些雙職工家庭面臨“孩子無處去、家長看護難”問題。日前,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支持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的通知》,引導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積極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工作,幫助學生度過一個安全、快樂、有意義的假期。

與我國一水之隔的日本,托管政策探索起步較早。2007年起,日本便通過推廣落實“放學后兒童計劃”,逐步建立起一套小學生課后+假期的托管服務機制,而暑期托管就是日本課后教育服務的一種延伸和升級,意在為小學生提供安全安心的生活場所、健康充實的學習和體驗場所,增強學生社會性交往。在推進過程中,日本暑期托管以國家政策為指南,由當地政府主導,形成了舉全區域之力的協同發展模式。

政策制定:計劃內容根據社會發展調整

在日本,涉及暑期托管的政策法規包括了“放學后兒童計劃(2007—2014年)”“放學后兒童綜合計劃(2014—2018年)”以及“新放學后兒童綜合計劃(2018年9月至今)”,這些政策會根據社會發展變化作出調整。

近年來,日本暑期托管工作循序漸進、逐步完善,聚焦充足數量的服務提供,強調一體化開展文部科學省掌管的“放學后兒童教室”與厚生勞動省掌管的“放學后兒童俱樂部”。“放學后兒童教室”以全體小學生為對象,開設安心安全的學習與體驗場所,地方居民參與其中;“放學后兒童俱樂部”則面向雙職工家庭等留守小學生提供游戲和生活場所,助力學生健康成長。兩項事業活動均在日本的學校、兒童館、公民館等公辦場所內開展。

日本小學生在暑假期間可根據當地政府托管服務的實際情況,報名參加“放學后兒童教室”或“放學后兒童俱樂部”。暑期托管的活動內容大致可分為三個類別:一是學習支援,包括預習、復習、補充學習、運用信息通信技術的學習活動等;二是體驗項目,包括實驗、工藝實踐、英語會話、文化與藝術鑒賞、區域探險、農田勞動等;三是體育活動,包括棒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等。

數量供給:學生擁有充分參與機會

供給充足是日本推進暑期托管服務的優先議題。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和厚生勞動省發布的相關數據,“放學后兒童教室”與“放學后兒童俱樂部”的數量在逐年增加。截至2018年11月,日本“放學后兒童教室”的總數為18749個,開展這一事業的市町村總數高達1171個。截至2017年5月,日本共有“放學后兒童俱樂部”24573個,俱樂部根據一定的學生規模分組開展活動,而這種分組進行活動的小組總數為30003組,參與活動的小學生總數為1171162人。2018年9月,日本文部科學省聯合厚生勞動省出臺“新放學后兒童綜合計劃”,目標在2023年內在所有的小學校區一體化或協同開展“放學后兒童教室”和“放學后兒童俱樂部”,并且要將在同一所小學內一體化開展兩項活動的數量從2018年末的4913處提升至2023年的1萬處。

通過強力推動,日本政府進一步增加課后和假期托管事業數量,力爭讓有意愿的小學生都能在暑期擁有充實的學習、游戲和生活場所。

師資構成:專業高素質人員志愿支援

日本政府規定公立學校教師作為公務員無須參與暑期托管,并要求各地政府根據當地情況招募托管教師。其中,“放學后兒童教室”的師資不論資歷資格,主要由當地的社會志愿者擔任,這些志愿者以大學生、退休教師、非營利性組織的相關人員為主,由地方政府為其提供少量的工資報酬。“放學后兒童俱樂部”則由符合厚生勞動省相應規定的“支援人員(專職)”擔任并由政府負責其薪資待遇。厚生勞動省設定9項基準資格條件,滿足其中任意一項即可勝任“支援人員”,這些資格條件包括保育專員、社會福利專員、高中或同等學歷畢業并從事兒童福利工作兩年以上人員、具備幼兒園及中小學教師資格證人員,以及在國內外大學完成社會福利、心理學、教育學、社會學、藝術或體育專業課程的人士等。

日本厚生勞動省發布的2018年數據顯示,放學后兒童支援人員中具備保育員資格、教師資格或高中畢業后兩年以上工作資歷的人員約占據總體的87%。具備相應學歷、理論素養和保教實踐經歷的高素質人才,為學生在暑期托管中學有所獲、提升綜合素養、深化人際交往等提供了堅實保障。

質量保障:定期研修培訓提高服務水平

因暑期托管需要對不同年齡、不同成長階段的學生進行同步、持續的支持,日本政府從安全管理和活動效率角度考慮,規定“放學后兒童俱樂部”中每一小組的學生規模為40人左右,并要求每組必須配有兩名支援人員。“放學后兒童教室”學生人數并無上限,政府也沒有明確規定工作人員的人數要求。但日本地方政府出臺的暑期托管實施指南顯示,多數地方“放學后兒童教室”的學生規模在30人左右,而對應的工作人員多為3人。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發布的統計調查數據,“放學后兒童俱樂部”中20—35人規模的小組數量最多,約占總數的34.4%,而在每一小組配備的支援人員數量中,配備3—5名支援人員的小組數量最多,約占總數的81%,充足的師資能夠為小學生的學習、游戲、體驗等提供質量較高的指導和支持。

此外,日本政府還會定期開展面向托管人員的研修培訓。厚生勞動省數據顯示,2017年參與托管研修的工作人員總數達到86829人。例如,京都市從2008年開始啟動面向所有暑期托管工作人員、志愿者的研修活動,邀請大學教授、教委工作人員等專業人士開展高質量講座和交流活動,聚焦“如何支持學生的健康成長”“如何支持患有發展障礙的學生”等主題。

財政支持:國家和地方政府提供有力支撐

由于各地氣候季節和地理環境不同,日本小學生的暑假天數并不完全一致,暑假天數最短的是北海道25天,最長的則有廣島縣、長崎縣等42天。考慮到家長的工作日天數、學校假期等實際情況,日本政府規定“放學后兒童俱樂部”的開放天數一般為每年250天以上,其中學校節假日每天開放時間為8小時以上。根據厚生勞動省2018年數據,暑假期間,70%的托管服務都在上午8—9點開始,接近80%的托管服務在晚上6點以后結束。

暑期托管的支持資金由國家、都道府縣、市町村提供保障,各承擔1/3。日本小學生參與暑期托管,家長僅需支付一小部分教材使用費等成本費用以及每年800日元(約合人民幣48元)的保險費用,貧困家庭還可以免費。厚生勞動省2018年統計數據顯示,暑期托管的平均費用區間為4000日元/人—6000日元/人,約合人民幣240元/人—360元/人,許多收取一定費用的地方政府正在實施費用減免措施,同時有些地方政府僅對收入超過一定水平的高收入家庭征收費用。

(作者單位系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研究中心)

案例

京都市暑期學習教室項目

日本京都市在國家政策法規基礎上結合本市實際情況推出了“放學后學習教室”項目,形成了舉全區域之力的育人文化。該項目已在京都市立小學全面鋪開,通過運用學校設施,集合區域居民、相關機構等為學生提供平日放學后及寒暑假的生活和學習場所。暑假期間的“放學后學習教室”致力于為學生提供有別于平日的身心放松且安全安心的生活和學習場所,重在幫助學生進行假期生物鐘管理、確立良好生活習慣以及提高自主學習能力。

京都市推進暑期托管過程中尤為關注與家長、社會、學校及其他社會教育機構之間的協同合作。暑期托管的兩大核心職能在于“銜接并補充學校生活和家庭學習”“提供學校及家庭所無法涉及的體驗”。京都市一方面向學校和家長宣傳相關項目,積極聽取學生在學校和家庭生活中的情況,并為暑期托管提供有益信息;另一方面,暑期托管項目也將學生情況傳達給家長,并將工作人員會議中梳理的成果和問題等告知學校和家長,通過共享學生信息,為學校課堂改革和家庭教育提供契機。

《中國教育報》2021年07月22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stflorent184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